官方微信 邮箱
实验室预约 邮箱登录
动态简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动态简讯 >

不幸者和幸运儿之间的差距,竟然是这个?

发布时间:2018-04-17 08:35:12

运气似乎是一件非常随机的事情,如果你说一个人十分“幸运”,那就仿佛在否定他/她的辛勤工作或者天分一般。正如英国赫特福德大学心理学、公众参与教授理查德·怀斯曼(Richard Wiseman)所说,幸运的人似乎“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,能够在正确的时间、正确的地点,获取比他/她应得的更多的东西。”

 

被选中的golden boy手持幸运药水。图片来源:电影《哈利·波特与混血王子》

 

这种被幸运女神青睐的“不可思议的能力”究竟是什么,听起来非常之玄乎。但是怀斯曼的研究并不是玄学。除开生来所有的特权或出生成长的环境等固有因素,这些人所拥有的是一套技能,能够为他们带来一些不期而至的机遇,改变“运气”的走向。而且,这些技能也并不是什么“特异功能”,普通人也可以拥有。总之,人们能用科学的方式为运气“祛魅”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怀斯曼的“幸运因子”

 
 
 
 
 

怀斯曼大概是做“运气”相关研究的心理学家中最知名的了。这位魔术师出身的心理学家热衷于怪奇现象的科学研究,例如迷信和闹鬼、魔术中的欺骗、生日月份对于人的影响以及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等等(最为中国读者所知的大概就是《怪诞心理学》一书了)。

 

运气这种玄乎的事情,自然也是他的关心重点之一。上世纪90年代,他做了一项非传统的心理学实验,找到了两组分别自称“幸运”和“不幸”的人,并试图量化他们之间的差异。他在街上丢了一张20美元的钞票并观察这些人的行为,而自称“幸运”的人更有可能会捡到这张钞票,而总觉得自己“倒霉”的人则发现不了。

 

别看这个实验看起来有点傻,但在怀斯曼10年的“运气”相关研究中,许多实验都显示了相似的结果。他把这些研究写成了一本书,2004年出版,名为《幸运因子》(The Luck Factor)。书中还谈到了另外一个实验:怀斯曼向一群志愿者提供了一份报纸,并要求他们数这份报纸里面有多少张照片。

 

在第报纸的二页中间,他贴了一个纸条,上面用大字写着:“别数了——报纸上有43张照片”。而另一张类似的插页则被夹在报纸中间,写着“别数了——告诉实验人你看到了这张纸条,你赢了250美元”。结果是,自认为“不幸”的参与者很多都还在傻傻地数着报纸里的照片呢。实验表明,“运气”可能与发现机会的能力有关,即使许多机会出现在令人出乎意料的地点

 

四叶草。图片来源:Wikipedia

 

这里面是有道理的。你对周围环境的关注程度越高,你就越有可能获得有价值的资源、或有效避免悲剧发生。幸运的人不会奇迹般地自动把机会和好运吸到身边。而是一边睁大眼睛一边漫步,完全参与到当下的现实中(而钻进手机屏幕里显然也是个大问题)。这也意味着,那些影响我们身体或情绪上对周边环境感知能力的因素,都会影响我们所谓的“幸运指数”——比如“焦虑”就是其中之一。焦虑在身体上和情绪上都不利于我们发现身边存在的机会。

 

“如果你担心你找不到停车位,那么寻找车位时,你的视野就会缩小,然后就真的找不到车位了,”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家、“至善科学中心”(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)的高级研究员克里斯汀·卡特(Christine Carter)说。她目前也在研究“幸运”相关的话题:“你焦虑的时候,便会进入‘战斗-逃跑’的模式,这让你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,而失去感知周边环境的视野。”焦虑的人会将注意力转向潜在的威胁上,并且与陌生人交谈的可能性也很低。她此前对“运气”一词一直抱有疑虑,直到了解到了怀斯曼的研究,并决定将这些研究成果应用起来。问题是,我们能够学到如何成为一个幸运的人吗?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
如何“学习”幸运?

 
 
 
 
 

怀斯曼在研究“幸运因子”的时候,也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实验层面。他结合自己的这些发现,创建了一个“好运学校”,人们可以根据四个主要原则来学习如何触发自己的好运气:最大化身边的机遇,倾听自己的直觉,抱有好运的期望,并用好的心态来看待坏运气。这些策略包括对事物采取更放松的态度,将好运“可视化”,以及每周与至少一个新认识的人交谈。一个月后,他重访了“好运学校”的参与者,其中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表示他们成为了一个更幸运、也更幸福的人。

 

而卡特目前正在做一个私人项目,试图揭秘这种获取运气的实际技能。几年前,她开始了一个在线课程,为家长提供帮助,来培养“更快乐”的孩子。她将关于感恩、正念和幸福等品质的研究成果,转化为可量化、可教授的技能。在她的工作中,她偶然发现了一个似乎与所有这些东西纠缠在一起的有趣小概念——运气。“如果怀斯曼能训练人们走运,那么你当然可以把这些技能教给孩子,而且它们也能顺便带来其他积极的作用。”卡特认为,这能让孩子们拥有更好的社交技能,以及对事物抱有感激。

 

运气可以被创造。图片来源:kaplanchiropractic.com

 

她提出了一些家长教育孩子的基本策略,包括积极尝试新的体验,学习如何拥有一个更放松的心态,维护自己的社交联系,以及(是的!)多与陌生人交谈。所有这些技巧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在身体上和情感上对周遭的环境持更开放的态度。“我们教孩子们不要与陌生人交谈,教他们害怕别人,这也让他们失去了本可以由别人带来的新机遇,也让他们变得更焦虑。”

 

支持“陌生人很危险”的人或许很多、很固执,但卡特想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:减少孩子对结识新朋友的恐惧和焦虑,为他们打开一扇门,接触并利用那些社交中产生的有利联系。

 

当然,学习这些技能并不容易。卡特坦承,自己也曾经是众多每日焦虑的女性之一。然而敞开心扉接受“好运观”,的确能够带来很大变化。她认为,一旦改变了心态,便可以开始用更积极的态度看待不幸的情况,也能改善人们对不幸之事的反应。她在《霍芬顿邮报》的专栏里写道:“我和我的孩子都爱读乔恩·穆斯《禅思小故事》(Zen Shorts),其中讲了一个小寓言:一个农夫的儿子摔断了腿,而当他的邻居们对他说‘这可真是倒霉’的时候,他回答说‘说不定呢’。结果,因为这条腿,他儿子得以避免被征召去打仗。”厄运也不一定是厄运,何不积极一点看待呢? 


版权所有:中科衡水科技成果转化中心 技术支持:衡水智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冀ICP备17017858号-1
地址:衡水市工业新区